599彩票

播放新聞    2019-06-23

总访问:3998次 今日访问:7次

【導讀】聯想公司“柳倪”龜兔賽跑的故事,20年後有了答案。是非散盡,雲淡風輕。在江西南昌灣裏區一個叫羅亭的小鎮,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中國第一所軟件職業大學留下了他的“先鋒”思考。


作者 | 首席记者 谢永芳




倪光南的“先鋒”往事


80歲的倪光南穿著白色襯衣,身材清瘦挺拔,走路生風,有著與年齡不相襯的精氣神。6月18號,他作爲江西軟件職業技術大學的名譽校長,爲2900名畢業生頒發畢業證書。這一天,也是這所學校升格爲本科後,更名大學的日子。

“倪光南”這個名字是在中興和華爲事件發生後再度火爆,躍入公衆視野的。25年前,倪光南作爲聯想公司創始人、公司總工程師,力主研發國産軟件,與公司另一創始人,時任總裁柳傳志發生了路線之爭。走技術路線還是品牌路線?在"市場派"和"技術派"的爭鬥中,倪光南出局。

此後20多年裏,倪光南作爲中科院計算機所研究員,一直沒有放棄研發自主産權操作系統和芯片的夢想。2000年到2002年期間,倪光南操盤,率領“國家隊”,聚合一衆企業,開始自研芯片和操作系統布局,以期打造全新的中國IT産業核心框架。

由于種種原因,這次轟轟烈烈的“先鋒”行動在輝煌開局後,以系統生態的困難與潰敗告終,留下一段關于國産芯片和操作系統的唏噓往事。

直到今天,“缺芯少魂”依然是中國信息産業發展的痛點。PC端架構在微軟的Windows上;移動端,谷歌的安卓和蘋果的IOS系統在中國建立了根深葉茂的生態體系,形成了深度用戶依賴。人們一度遺忘“倪光南”,遺忘“核心技術必須自主可控”,直到特朗普發布禁令,華爲被“斷供”,倪光南的主張才被證實具有前瞻性。

“我沒有覺得委屈,世界自有它的客觀規律。”倪光南目光溫和。

倪光南參加工作時,中國剛剛有了第一台計算機。新中國成立初期,國外對大型計算機實施禁運,爲服務“兩彈一星”等重要任務,中科院專門成立計算機研究所,目標就是制造中國自已的大型計算機。

倪光南見證了計算機從無到有,從仿制到自行設計自行制造的過程,“建國初期遭技術禁運,是人家不讓你擺脫貧困落後;今天被發達國家卡脖子,是人家害怕你發展超越。”

“我們不要有什麽幻想,曆史經驗告訴我們,不管情況如何變化,中美爭端不是簡單的貿易戰,而是阻止中國取得高科技優勢,對中國進行戰略遏制。我們唯一的出路,要靠自主創新來突破封鎖,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


▲倪光南院士接受記者采訪




“中國芯”的真實家底


那麽,經過多年發展,中國芯片技術和産業目前究竟處于一個怎樣的水平?在以“核心技術必須自主可控”爲主題的報告會上,倪光南和江西的大學生們分享了他的觀點。

“目前,中國網信領域技術和産業平均水平居世界第二,我們的長板在互聯網應用和人工智能、大數據、5G、物聯網、雲計算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我們短板在基礎軟件和芯片。”

2018年,中國軟件業的産業規模爲63061萬億元,基本反映了中國軟件內需市場的規模。

在全球前10家市值最大的ICT企業中,美國有6家,中國占據3席(華爲、阿裏、騰訊)。中國軟件人才的規模也日益壯大,2016年,中國軟件從業人員就達到了855.7萬人,其中76.5%的爲本科或碩士學曆。

倪光南認爲,中國可能會出現工程師紅利,取代漸逝的人口紅利,在目前的時間窗口,強大的軟件産業和豐富的軟件人才資源將爲中國軟件業發展奠定更好的基礎。同時,必須正視的是,自主版權的軟件和平台系統缺位,這是中國‘制造強國’戰略實施的最大軟肋。

“我們一年芯片進口二三千億美元,比石油還多,用幾百億搞研發,十年八年可能就上來了。工業軟件作爲智能制造的重要基礎和核心支撐,可以作爲研發的著眼點。比如電子設計自動化軟件,美國Cadence、Mentor和Synopsys三家公司把全世界的軟件工具控制了。

關于打造CPU芯片和操作系統,倪光南認爲中國企業應該向華爲學習,努力提高對開源的貢獻。倪光南預測,未來RISC-V很可能發展成爲世界主流CPU之一,形成Intel、ARM、RISC-V三分天下的格局。

“最近,作为全球最大的代码开源社区,Github更改了用户协议,新协议显示,其服务器及用户上传的信息要接受美国法律监督,这意味着,必要时Github可以禁止向华为提供一切代码资源。这一动向的影响需要进一步评估。” 虽然八十岁了,但倪光南一年有一半以上时间在外面出差,密切关注着行业最新动态。


▲倪光南院士與謝永芳




江西軟件業“無問西東


倪光南和江西軟件行業有著特殊的緣份。

先鋒軟件集團董事局主席陳蘇這樣形容倆人的初次會面:“2000年的某一天,我被信息産業部賽迪中心的龔曉峰博士拉去,聽了倪光南院士關于發展國産軟件、建立我國自主軟件和集成電路體系的報告,當場就被院士的激情和遠見卓識所感動,立志要爲中國國産軟件的崛起做一番事業。”

彼時,先鋒軟件年營收過億,跻身公路收費軟件中國領軍企業,創始團隊成員離實現財務自由指日可待。這次會面成爲先鋒的轉折點。

陳蘇回到南昌後開始二次創業,先鋒成爲全國第一個加入了國産軟件聯盟的公司,然而,伴隨國産軟件經曆滑鐵盧,陳蘇和其他四十多家企業與倪光南一道,經曆了巨大的陣痛。

國産軟件能不能上去不是錢的問題,是人才的問題,有底子和生態體系的問題。痛定思痛,2003年,先鋒創建了江西第一所軟件職業技術學院,當年列入全國35所示範性軟件高職院。此後16年,先鋒投入15億,沒有做房地産,沒有去賺快錢,專注于軟件人才培養,成爲中國第一所軟件職業技術大學,全國首批15所本科層次職業教育改革試點學校。

“這是一部艱難的創業史,也是中國軟件技術、信息産業發展的縮影。”在學校更名儀式上,陳蘇在致辭時熱淚盈眶,一時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當時整個中國軟件業的環境並不好,在這種艱難環境,他們有這種志向,來振興中國軟件産業,並能夠堅持,令人感動。”倪光南每年都會來學校,與畢業生們交流,又是一年畢業季,同學們爭相與院士合影留念,15年,從這裏走出去學生已經達到近三萬名。

“華爲鴻蒙系統面世的話,意味著在安卓生態體、蘋果生態體之外,將出現一個華爲體,這是國産軟件的曆史機遇,類似一系列曆史性變化,昭示著一個更加艱巨而偉大的事業盛裝開啓,一條更加光明同時更爲漫長的征程已在腳下鋪展。”陳蘇的理想是,用20年時間,在江西建成國際一流的軟件職業技術大學。”


|編輯:曹林

|責編:謝永芳

|审核:朱林   

|监审:龚荣生   张龙

|文章來源:江西視聽頭條





▲2000年的某一天,陳蘇聽完院士的報告,輾轉找到了院士,兩人進行了深入的交流


▲2004年4月28日,江西省委書記孟建柱同志會見了來昌參加先鋒軟件學院名譽院長受聘儀式的中科院李衍達院士、中國工程院倪光南院士,對兩位院士大力支持江西的軟件職業技術教育表示歡迎和感謝,並詳細了解了先鋒學院的建設進展情況


▲中科院院士李衍達、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先鋒軟件公司



十余年來,在院士的指導下,先鋒承擔了“基于國産LINUX的政務領域構建庫”等12項國家重大國産軟件産業化項目,成爲了振興發展我國國産軟件的主力軍。圖爲國務院信息辦常務副主任曲維枝出席先鋒政務通軟件研發應用情況彙報會


▲倪院士每一年都會到學校講座




▲倪光南院士與江西軟件職業技術大學師生合影






学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湾里区先锋创客小镇       邮编:330041

电话:0791-83792966     传真:0791-87709377????2015 Ahead???赣ICP备13005365号-2